人员查询 - 广告服务
您的当前位置:摄影之窗 > 专题 > 都市圈 > 正文

【小小说】淡淡的事 甜甜的味

来源:摄影之窗 编辑:卫红辉 时间:2020-06-12
导读:一日,上班急怱怱的从警务室向所里赶去,行至小区门口,背后有人大声喊着:马警官,你忙着干啥呢?回头定睛细看,认出了来自内蒙乌海市买瓜的农民老王,掉过头与老王寒喧起来。 老王说,今年主要种了别的农作物,瓜种的少,随便弄几个零花钱得了。老王边说边

一日,上班急怱怱的从警务室向所里赶去,行至小区门口,背后有人大声喊着:“马警官,你忙着干啥呢?”回头定睛细看,认出了来自内蒙乌海市买瓜的农民老王,掉过头与老王寒喧起来。

老王说,今年主要种了别的农作物,瓜种的少,随便弄几个零花钱得了。老王边说边要给我挑几个哈蜜瓜带走,我说了几句客套话,顺势推辞离开。

老王的身子骨不是很硬郎,干农活时不小心把腰给砸折了,家里的顶梁柱挺不起来,生活困境就可想而知了。但他没有被困境吓倒,硬是挺起了他的那个家。

瓜王不瓜,也不傻,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。我之所以称乎其为“瓜王”,是因为他种的哈蜜瓜有白、有青、有黄色,不但品种齐全,而且好看、青脆、香甜,吃起来却也十分顺口。我没有记清他的名字,就直呼他为“瓜王。”

结识瓜王是头一年夏末秋初。那时,正是丰收的季节。

我早上上班进了警务室,板凳还没坐热,小区的老李叔急急忙忙的跑到了警务室对我说,小区门口一个外地买瓜的和城管闹了起来,买瓜人手里拿着一把瓜刀,说要和城管拼命。老李叔描述得有鼻子有眼。

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小区门口,只见一个身体消瘦的农民挥着一把小刀,在骂城管:“农民买点瓜咋了?就影响市容,你们这是把人往死里逼!”满头大汗的农民也顾不得围观的居民指指点点。

按规定,当时市里正在创城,管得严,不让小商小贩随处摆摊设点。

我带着命令的口气对农民说:“你不要乱来,把刀放下,有啥事好好说。”我的威严震住了瓜农,他乖乖的收起了瓜刀。瓜农像是见到了救星似的并,对我诉苦:“警官同志,我姓王,是内蒙的农民,家里种了三十几亩哈蜜瓜,如果不及时买掉,都会烂在地头,一年的收成就打了水漂。”“没有农民种地,哪来的城里人吃粮?”瓜农说的确也在理。

小区里的围观居民聚得越来越多,无奈之下,我把城管和瓜农叫到门口谢老板的宾馆里,准备给双方说道说道。

经仔细打问,才知道城管已经警告瓜农不让在小区门口摆摊,瓜农老王不听还大骂城管是“土匪”,情急之下双方扭撕在了一块,在争执中城管要没收秤,不小心把秤给弄坏了。瓜农老王急红了眼,拿起瓜刀要拼理。

“我不是不讲理的人,国家支持农副产品往外运送,一不拦车,二不罚款,第三还要地方行个方便。”瓜农老王说得振振有词,尽管没有说透国家政策,但确实是这个理儿。

我给瓜王讲道理说,现在是创城攻坚阶段,确实不能乱设摊点。城管工作人员为了创城成天东奔西颠着实辛苦的要死,讲到此处,、我要求骂城管的瓜王当面向城管同志赔礼道歉,城管同志损坏的秤得赔偿。至于买瓜的摊点,我大包大揽答应给瓜王寻个合适的地方专心买瓜。双方在我的说合下,再没有因此事发生事端。

我拿着瓜王的残疾证和乡村证明,找到了管市场的热心肠老赵,老赵与我混得熟,更信任我,我也经常帮助老赵处理一些市场摊点打骂纠纷等事宜。

老赵听了我的来意,二话没说,答应并免费给瓜王找了个早市批发摊位。

我把这喜讯告诉了瓜王,瓜王心里只犯嘀咕:这批发能买几个钱?我劝瓜王,成天东躲西藏来回窜悠,不能专心买下去,等到瓜熟透时,放的时间越长奢的水分越大,早处理早省心。我这一点拔,瓜王明白我的用心。

连续好几天,瓜王每天不到天亮就把加边槽的满满一大车瓜在早市批发买,不到中午,一车瓜就买个精光。

到了第七天,我想看个究竟,就到早市上溜达了一圈,瓜王见到我挺热心,感谢我给他指了个路子。瓜王喜形悦色的告诉我,这是最后一天在这里批发,这里的好多商贩夸他种的瓜好吃,都慕名而来,和他下了不少订单,要亲自到瓜地批发。我告诉瓜王,这是好事,不用东奔西跑。

看见瓜王的辛苦和高兴劲,就动员亲朋好友把那天车上还没有买掉的十几袋瓜给包园了,回到家后,爱人数了数袋子里面的哈蜜瓜,发现多了两个,我笑着说,这是瓜王特意犒劳我的。

好几年未曾见到瓜王的影子,甚是思念,想他的瓜味,也想他这个人,更不知道他现在小日子过得如何。几次打电话,留下的号码成了空号。

这対于我这个农民出身长大成人的城里人来说,抹不掉的是乡情般的眷恋。(人民路派出所 马晓明)

责任编辑:卫红辉

相关文章: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《摄影之窗》版权所有 晋ICP备15002618号-1【备案查询http://www.beian.miit.gov.cn/】 热线电话:18835127618
Top